”一时间从我身上顿时生出一股无以伦比的超强气势

来源:admin日期:2020/06/04 浏览:137
见到那师爷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那个拿鞭的汉子也是愣了一愣,走上前来就要将那师爷从地上扶起来,那知入手却像是触摸到一块千年寒冰一般,被那森森的寒意一激,那汉子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战,忍不住一脸疑惑的向我问道∶“为什麽会这样,你到底对他做了些什麽?”看来这汉子刚才并不知道那师爷已死,所以才会有这麽一问的,我却并不理会那汉子的问话,见我对他不理不睬,那汉子想是有些生气了,眉毛一挑,阴沉沉的指著我道∶“喂,你,就是你,我在问你话,你没有听到吗。”我心中忽然生起一股怒火,冷冷的看著那汉子哼声道∶“你是什麽东西,凭你也配在我的面前指手画脚,趁我现在还没有动杀你之心,赶快给我滚。”一时间从我身上顿时生出一股无以伦比的超强气势,随著那个滚字的出口,那汉子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气势向他逼去,如同奉了圣旨一般,那汉子顿时跌跌撞撞的向门外滚了出去。看了花蝴蝶一眼,不知怎麽的我心中竟然没有杀他之心,相反的是我心中对他竟然还有一丝莫名其妙的谢意,就好像是这花蝴蝶曾经帮过我一个很大的忙一样,摇了摇头,没有理会那些女子,我一个人便向门外走去。出得门来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四周光秃秃的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阵阵刺眼的白光,而在这周围竟然没有一棵树木,我不禁愣了一愣,看著跟在我身後的花蝴蝶询问道∶“这是个什麽地方,好像和中原之地大不一样啊?”忍不住一脸的狐疑,花蝴蝶还是恭敬的道∶“这个地方隶属於西北境内,是中原之地和外族的交界之处,所以这儿的环境当然是和中原之地是大不一样的。”“哦!原来如此,”我顿时恍然,没想到我被这能量风潮一卷,竟然会带到了这麽远的地方,微微的摆了摆手,正要说话,这时却听得一阵锣声传来,顷刻之间便从四面八方奔出了一二百个拿刀的人杀气腾腾挡在了我的前边,看样子这些人的武功似乎还不弱,而在我身後的那些年青女子被眼前的这些人一吓,顿时心惊胆颤的缩成一团。只见刚才那个被我轰滚出去的那个拿鞭的汉子不知从什麽地方跑了出来,拿著锣指著我向一个一脸白净,脸色阴沉的中年人道∶“大当家,刚才就是这个人不但杀了我们的军师,还要将这些女子放走,而且他还扬言说不把我们血煞的兄弟放在眼里。”那中年人看了我一眼,不禁哈哈一阵大笑,轻蔑的道∶“在我断龙山上还没有人敢如此的放肆,更不要说有人还能够将这麽女人带走,乖乖的说出你的来历,也许我会看在你师门的份上饶你一命,不过这样的前提是你的师门要能够为你付给我们很多的钱,怎麽样呀,哈哈┅┅哈。”“不错不错,只要你有钱付,我们大当家是一定会在放过你的问题上多多的考虑考虑的。嘿嘿┅┅。”一时间,那些人不禁跟著那中年人哄堂大笑起来,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现在的我已经是他们刀板上的肉,任其宰割了。看著这些人一副令人讨厌的嘴脸,我心中不禁忽然升起一股无名火来,说实话,本来我并没有任何的兴趣来救什麽人的,可是现在我心中竟然涌起了一阵想要杀戮的感觉,哼了一声,我冷冷的道∶“本来我只是想离开这儿,闲事又与我何干,可是现在我却改主意了,你们听好了,我现就将这些女子全数的放走,我倒要看看有谁胆敢阻止於我。”听了我的话,那面色阴沉的中年人不禁勃然大怒,右手向前一挥,便有一队人向我攻来,我手下更不迟疑,迎著来势一掌挥出,刹时之间便有五六个人被击得当场吐血而亡,而随著我手掌的不断挥动,几乎没有人能够挡下我的一掌之威,不过这些人倒也是凶悍,在如此的情况下竟然没有一个人逃跑。一场杀戮也就此展开,在我主动的还击下,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当场丧命,就这样,我几乎是很轻松便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争斗,当最後一个人倒下之後,忽然听见远处一阵鼓掌声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道∶“痛快呀痛快,从今以後这西北之地可算是安全了。”渐渐的,但见一个极美的女子从暗处踱了出来,看著满地的尸体,那女子恨恨的道∶“这些人平日里恶事做尽,没有想到也会有今天,这还真是报应,只不过这样一来真是有些浪费我的一番苦心,没想到这些人就这样便玩完了,好没意思哦。”见到那少女,花蝴蝶不禁大吃一惊,失声道∶“你,你不是连家堡的连玉娇吗,你不是被我迷昏了抓来,你怎麽会┅┅?那来找你的那一个人呢?”那女子顿时一脸不屑状,哼了一声道∶“凭你一个小小的淫贼也想迷翻我,要不是本姑娘知道你要将我带上这易守难攻的断龙山上,当时我就已经取了你的小命了,本来想里应外合之下一举将这断龙山上的血煞全数剿灭,没想到现在已经用不上了,还有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叫樊什麽的,手机炸金花游戏我想现在他可能已经被老鹰吃得剩不下多少东西了。”顿了一顿, 炸金花游戏手机版下载那女子又道∶“不过这位少侠真是痛快, 手机炸金花棋牌游戏官网这麽容易就为这江湖除了一大害, 二人麻将游戏投注怎麽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江湖上有你这麽一号人物,不知能否将大名相告。”感觉上又遇到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我心中烦躁,现在的我只想早早的离开这儿,大眼也不看那少女一眼,对於她的问话我更是充耳不闻,回过过身来我便向前行去。耳旁只听见那少女有些恼怒的声音传来∶“喂!你还没有回答我耶?啊!你要去那里呀,喂!你等等我呀,我还有话要问你?”没想到那少女竟然向我追了过来,我心中一阵烦躁,这女子还真是有些烦。我没好气的回答道∶“我现在要离开这里,没有空回答你的那些问题。”那少女急道∶“喂!你,你听我说,那前面根本就没有路啊。”奔行了一段时间,我不禁止住了前行的脚步,这前面果然已经无路,原来在我的前方四处都是陡峭的山崖,如是一个正常人在这儿摔下去的话,我包管他一定会粉身碎骨的,那少女气喘吁吁的追了过来,见我怔怔的站立在崖边,不禁有些得意的笑道∶“跟你说你还不相信,这断龙山山势险峻,上山和下山之路不但极其隐秘,而且只有一条,这血煞能够横行这麽久就是全仗这儿的险要地形了,我已经是提醒过你这前边无路,现在我倒要看看面对这如此之高的山崖你要怎麽样离开。”看著那少女得意的神情,我哼了一哼,这麽一个小小的山崖也能阻止我的去路吗,身形顿了一顿,我已经直直的跳下山崖,恍然之间,耳旁隐隐的听见那少女一阵焦急的惊呼声。到了崖底,我选了一条向南方向的路一路行走,不几时便来到了一处小镇旁,不知怎麽的,现在的我对於这世间一切的事都失去了兴趣,似乎是再也没有什麽能够让我振奋起来,以前发生的一切对於我来说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不管是兰欣,仰或是刘玉,还是我心中牵挂的苏婉,这些人我现在一个也不想见,找了一处露天僻静的地方,我躺了下来,如今的我只想静静的在地上好好体息一会儿。想一想自从我清醒过来之後,虽然力量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强大,我发觉自己的性格竟然发生了许多的改变,现在的我一旦发怒就会浑身充满了一种冷冽的霸气,虽然我不会主动的挑起事端,但是我也不能容忍别人对我有任何的不敬之处,想起我在梦中所看到的难道说竟然是真的,难道我体内竟然真的有三个灵魂之多,综合新闻如果那个梦是真的,那麽我的元神岂非已经是不完整的,而且我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应该是偏於魔性的一面吧,不过对此我倒是没有什特别的反感,想起以前的我虽然有著神的修为,但是性格却优柔寡断,真不知道我以前是怎麽过来的,有时想一想,还是现在的我比较好,雷厉风行,我行我素,这才应该是我真正的性格吧,前世的我正是因为我有这麽一种个性,才会使风云门成为天下第一门派的,只不过我的心中潜意识的却是十分的讨厌“魔”的这个字眼,而且我发觉现在的我心性极易烦躁,当我心中一旦开始烦躁起来就会无法控制的产生一种毁灭的欲望,事後想想都感到有些後怕,看来当务之急我还是得想办法将我体内的三个灵魂重新融合在一起,这样我才会有一个完整的元神和完整的性格,想著想著我不禁沉沉的睡去。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将我惊醒过来,我眼开眼睛一看,只见一大群人拥著一顶软轿迎面向我奔来。而在我的身旁多了一些路人施舍的小钱和吃的,我不禁苦笑,这倒好,我竟然成了一个乞丐了。原来在能量风潮中我的衣服已经不知不觉被卷得破烂不堪了,想来是见我现在的衣衫褛缕,所以过路之人便把我当成了一个穷困潦倒的要饭之人了,不过现在我也是无所谓了,闭上眼睛,我又想要沉沉睡去。一个悦耳的声音从轿中传了出来∶“江福,我好像发现前边暗处似乎有一个人,你过去看看是什麽人。”“是,小姐。”一个脚步声渐近,顿了一顿,想是那人正在观察於我,我暗做不知,仍然闭著眼睛静静的躺在地上,那人迟疑了一下,便退了回去道∶“禀报小姐,前边暗处是一个乞丐,似乎正在那儿睡大觉,看他的样子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武功,我看我们不用管他,还是早点赶回去吧,老爷可能是等急了。”“哦,是一个乞丐呀,没有地方住,真是怪可怜的。接住,你就把这个东西赏给那个乞丐吧。”一道破空之声传来,想来是从软轿之中扔出了一个什麽东西。“这,小姐,┅┅唉!那好吧。”脚步声又近,想来是那个江福去而复返,我静静的躺在地上,心中暗道∶“这些人还真是多事,我可不想欠别人什麽人情。”体内能量一转,我的呼吸渐渐减弱,那江福来到我的跟前,顿了一下,这才大声道∶“喂,兀那乞丐,醒一醒,醒一醒。”见我没有理他,想来那江福有些生气了,忍不住使劲的摇了摇我的身体,见还是没有反应,迟疑了一下,江福蹲下身来,抓住我的左手,原来是在给我把脉。可能是感觉到我那若有若无的脉息,江福不由大吃一惊,急忙放下我的手跑了回去道∶“禀报小姐,那个路边的乞丐就快要死了,我看我们还是┅┅。”那个悦耳的声音道∶“这怎麽可以,我们又怎能见死不救,能够遇上也是一种缘份,这样吧,神医门的苏长老不是在我们家做客吗,你们就将那个人抬回去吧。”“小姐,这┅┅,这好像不大妥当吧。”“有什麽不妥当的,爷爷不是平日里叫你们要有一颗侠义慈悲之心吗,叫你们抬你们就抬,这可是救人性命耶,所谓救人如救火,还不快一点。”“那好吧,江泉,你去将那人背起来带回府中。”一个不大情愿的声音懒洋洋的应道∶“是,江总管。”来到了我的跟前,那个江泉自言自语的道∶“唉!我们小姐又开始爱心泛滥了,也不知道这是多少个人了,真是的,这江福竟然叫我去背一个乞丐,脏兮兮的,有朝一日要是我做了总管,嘿嘿,到时候我要你江福好看,到那时我要让江福去和那些妇人一起去洗衣服┅┅。”想到得意之处那江泉不禁嘿嘿笑了起来。就这样我被带到了一个名为西北江家的地方,反正现在的我对於一切都失去了兴趣,既然有人背,无所谓的我也顺其自然了,看到了一个拳法正宗的牌匾,我这才知道原来这儿竟然是西北的武林世家江家,也就是双绝老人所在的府第,没想到我竟然是以这个样子进了这武林之中赫赫有名的江家大门。其实来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不知怎麽的,在我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种要见一见那小姐的欲望,忽然之间对一个女人产生这麽大的兴趣连我自己都感到十分奇怪,不过想一想这似乎好像也是不需要什麽理由的,也许是我在无意中被她的善良天性所吸引吧。当我被带进了江府之後,在江福吩咐下我被暂时安顿在一个下人的床上躺著,我也乐得其成,躺就躺吧,我也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想办法重塑我的元神,不过我首先要做的还是先将我体内的三个灵魂重新融合才行。一日无事,当我从静思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看来人还不少,但听得门开的声音,我睁眼一看,只见首先进来的是那个江府的总管江福,恭身相请之後,接著是一个神色炯然的清瘦老头,看他背了一个药箱,想来这个人就是那个小姐所说的神医门的苏长老吧。在那苏老头之後,一个少女也盈盈而入,在这一瞬间,我的思维立时陷入一片停顿,这倒底是一个什麽样的女子呀,那种感觉我简真是无法的形容,虽然这少女的美丽不下於苏婉和兰欣,但是这并不是吸引我的主要原因,令我窒息是我感到了一股这个世间所特有的气质,不经意间便在我的心灵深处引起了阵阵的悸动,彷佛在这一刹那,从她的身上我便也感到苏婉的温婉,林静秋的刁蛮,兰欣的冷艳,刘玉的空灵,这是一种深层次精神感悟,也只有到了我这种修为之後才会有这麽一种感觉,一般的外人是绝对感觉不到的,一时间,我的心中真的觉得好舒服,好宁静,在这一刹那,我忽然感到彷佛这少女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深深的吸引著我,我心中忽然升起一阵明悟,能够给我这种感觉,这个少女在心境上的修为在这个世间来说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惊世骇俗。忽然,那少女脸色微微一变,想是已经察觉到了这室中特殊的精神波动异状,一双晶莹亮澈的美目象电一样向我射来,我心中一震,赶紧收回自己无意间露出去的精神探测,感受到那少女瞬间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我心中忽然狂震,天啊!这竟然第七重的不动神功心法,这少女竟然已经将风云门的不传心法“不动大自在神功”修练到了第七重,再也没有令我感到意外的了,一时间,我的心中心潮激荡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想来没有任何的发现,那少女微微的皱了一下秀眉,轻轻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之人,然後用一双惊疑不定的目光看了一眼床上的我,顿了一顿,这才若有所思的向一旁的江福问道∶“那个人就是表妹从路上所救回来之人吗?

相关阅读

  原标题:万科回购棋局:一场久违的估值保卫战

,,澳门线上真人赌博平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