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便静静的坐在一旁沉思

来源:admin日期:2020/06/04 浏览:189
听到那少女的问话,江福立即恭身应道∶“那人正是小姐从回来的路上所带回来的一个乞丐,因为当时小姐见那乞丐身染重病,不能动弹,所以这才动了侧隐之心,将之带回来施救的。”那少女“哦”的一声之後便不再言语,神色之间也然恢复了刚才那平淡恬静之态,随著那清瘦老头之後也然的行了进来。到了我的床前,那苏姓老头也不打招呼,抓起我的手腕便坐在一旁静静的号起脉来,我心中暗暗一笑,要是就这样被人给拆穿了那我的这一身修为岂非白费了,心念方动之间,我体内的脉息也然开始变得若有若无起来,感受到我那微弱的脉息,那苏老头不禁怪叫一声,连连摇头自语的说道∶“怪,怪,真是怪呀?”江福忍俊不住不禁好奇的问道∶“苏老神医不知有何怪法,如是有什麽难题的话也不必太为此人费心了,只是一个乞丐而已。”轻轻的放下我的手腕,那苏老头微有些愠意的说道∶“所谓医者父母心,在我们的眼里没有所谓的乞丐或者王臣,不管是什麽人,我们都会一视同仁的,而我我所说的怪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心中感到有些疑惑而已,要知道从此人的脉息来看他根本就是一个必死之人,可是我从他体内却隐然的感到了一股无限的生机,对於此种情形老朽从未遇见过,所以这其中的道理老朽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想也许正是因为有这麽一股无限的生机,所以这人才能坚持到现在还未死去的原因吧,不过要想将之救过来我还得好好的想一想,如是万不得也我也只好求门主前来了,只要解开此人的不死之秘,以後我们再遇到类似的病就可以放心施救了。”听到这儿我心中不禁暗暗点头,这神医门的医术倒也真不是盖的,连这都能够感觉得到,顿了一顿,但听见那苏老头突然一拍手掌,喜道∶“我终於想到了一个方法了,我可以先用金针将这人的生命潜力给逼出来,只要这人转醒,那麽再想办法将他体的生机给引出来,他体内的那一股无限的生机一旦发挥作用,此人就一定不会死了,哈哈┅┅哈,我还真是一个天才,连这都想得到,哈哈。”听见那老头的一阵狂笑,我心中忽然生起一阵鸡皮疙瘩,真是没想到竟会让我碰到了这麽一个对医术狂热的疯子,听他的口气似乎即将拿我当他的试验品了,一想起那长长的金针刺入我的身体,到时候如果我体内的能量一旦狂暴起来,那後果当真是不堪设想,其实我本来只是想安安静静的找个地方重塑我的元神,可是现在好像是事与愿违,手缓缓的向前一掀。我人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我这麽冒失的便醒了过来,所有的人都不禁一愣。我故作茫然的四顾一看,愣愣的问道∶“这是个什麽地方,我怎麽会在这儿,你是谁?”一连问了这麽多的问题,所有的人都不禁面面相觑,那苏老头也是愣了一下,不解的抓起我的手腕老大不客气的号起脉来,感觉到我那勉强正常的脉息,苏老头怎麽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禁喃喃的自语道∶“怎麽会这样,怎麽会有这种事情,看来这其中的原因我还得回去好好的想一想。”随著那老头的离开,所有的人都不禁随著离开了这个房间。临去之时,那少女倒也没有再说什麽,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便也恬静的随之而去。就这样我便被人安排在江家住了下来,本来我心中还感到十分的奇怪,只是後来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苏老头的原因,听说在那苏姓老头为了要研究我那特殊的病情,所以在他的要求之下我才被留了下来,不过对於现在的我来说在那里都是无所谓,有这麽一个好的地方我也乐得其成了,反正有人管吃管住,我又何必与自己过不去呢。“王风,还不赶紧去把这一堆柴送到厨房去,呆在这儿闲诳,你以为你是谁呀,成天的白吃白喝,天下哪有这等好事,这江府又不是开善堂的,要不是我家小姐好心将你救了回来,像你这种人我才懒得管你。”喝叱我的是江府的大总管江福,不知怎麽的这江府的总管他好似总是看我不大顺眼,见我正在园中散步便开始不客气的喝叱起来,听到那讨厌的声音,我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怒意,心底竟然有一种要将眼前之人毁灭的冲动。感受到心中的这种冲动,我忽然吃了一惊,这好像不是什麽好事,我记得以前我好像没有这麽残暴的想法,这也许就是我的魔性所使然吧,不过幸好经过了这麽几天的坐息我已经能够勉强的控制住这种蠢蠢欲动的魔性了,深深的吸一口气,我也不答话便俯身将一旁地上的柴块向厨房捡过去,见到我如此温顺的反应,那江福不禁露出一脸满意之色。其实这倒不是说我现在有多好的脾气,只是我知道如果我再不走的话,一旦我心中的怒意爆发,到时候我真的有可能会杀了这个讨厌的江福的。不过我可不想从此以後成为一个杀人的魔王。来到厨房之後,我便将柴块放了下来,现在由於还未到做饭的时候,所以厨房除了一个打杂的小工李全之外便没有外人了,说起这个李全,大家都叫他小李子,而我现在也被安排在和他住在一起,所以这小李子倒是与我挺熟的,见我捡抱了许多的柴进来,李全不禁有些担心的道∶“王哥,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太过的劳累了,要知道你现在可是一个病人的身份,要是累坏了身子那可就麻烦了,有什麽事我小李子可以帮你去做的。”我知道这小李子说的是真心话,点点头之後不禁问道∶“小李子,你的武功练得如何了?”“呵呵,还算过得去吧。”搔了搔头,李全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其实作为一个武林中大大有名的武林世家,这江府之中的每一个人都还是会武功的,不但如此,而且有的还是高手的高手,因江府派有专人来传授下人的武功,所以我才会有这麽一问的。其实在我看来虽然这小李子现在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工,不过想来以後还是会有一番作为的,要知道江府每年都要针对府内之人举行一次比武大会,到时候会有一些优秀的人被挑选出来委以重任,(当然这些人是要经过一定的观察的,毕竟人品也是江家选人一个标准。)很多江府的下人便是这样渐渐的成为了一个江湖上的大人物,凭这小李子的根基和骨胳和他对武功的痴迷,我想只要有人稍加点拨的话即使成为一个武林中一流的高手也不是什麽难事。不过现在的我倒是没有这种闲心。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几天当中我不但没有见到那个少女,竟连苏老头都没有再来找我,我想也许是这江府之中发生了什麽事了吧,不过至於发生了什麽事象“我们”这样的下人根本是无从知道的,当然也没有下人敢问,至於我更是没有那种兴趣知道。我想也许是江府之中有什麽重要的人物病了吧,否则的话神医门的长老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到这江府的。只是不知怎麽的我的心中竟然有一种再次想见到那少女的冲动,那日里虽然只是和那少女匆匆的惊鸿一瞥,可是我却从她的恬静的神色之中感到了一丝平静。我想这也许就是我心中隐隐有些牵挂她的主要原因吧。摇了摇头,我便停止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思考,不知不觉的我已经回到了我和小李子所共住的那个地方,但听见一阵挥剑的声音传来,我知道那一定是小李子又在练习江家所传的剑法,到了小院的门口,果然见到小李子正一脸认真的练习著剑招,不过看他大汗淋漓的样子我想他可能已经练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看小李子挥剑的姿势我却实在不敢恭维,在我看来这样的剑招真是说有好烂就有好烂,正要绕过李全回到房间, 炸金花游戏手机版下载那知正在练剑的李全可能是因为太累的原故, 手机炸金花棋牌游戏官网在我经过的时候竟然一个收势不住, 二人麻将游戏投注一把长剑也然向我撞来, 能赚钱的麻将游戏看著李全吓得面无血色的神色,我微一皱眉,身躯微晃之间便也迎著那剑尖的来势顺势轻轻的曲指一弹,那李全还未反应过来,手中的长剑便也脱手飞去。呆呆的看著我离开的背影,感受到李全那一脸惊异的神色,我想他一定是到现在都还不相信刚才所发生的那一幕吧。回到房间之後,我便静静的坐在一旁沉思,隔了一会儿,但听见一阵开门的声音传来,我想一定是李全回来了,不过今天李全似乎回来得要早一些,我倒也不答话,仍旧闭著眼睛静静的坐著养神。听见渐近的脚步声,想是那李全见我正闭著眼睛休息,迟疑了好一会这才开口叫问道∶“王哥,王哥你睡著了吗?”“哦,你有什麽事吗?”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著李全有些期待的神色,我淡淡的道。其实一看李全的神色我就知道他似乎是有求於我,只是我却故作未见,现在这个时候我可不想惹什麽麻烦上身。李全眼睛一亮,说道∶“王哥,你刚才的那一指怎麽有那麽厉害,依我看那一定是天下无敌的武功了,你有这麽高的武功不如教我一点吧,如果我的武功要是有你王哥的十分之一,那我李全这一生就享受不尽了,你看怎能麽样?”我心中暗暗一笑,这李全连拍马屁的功夫都使出来了,可是我现在却没有这种闲心,见我半天没有反应,李全禁不住有些哀求的说道∶“王哥,你就答应我吧,求求你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做一个江湖上的大侠,可是一年一度的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如果照我现在这个样子去和那些弟子比武,那我岂非是死定了,其实我的要求也不多,只要你指点我几招,你有什麽要求我都听你的,刚才连那种招式你都能够从容的破去,那可是江家的家传绝学呀,所以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帮我的。”看到李全的哀求,不知怎麽的我心中竟然一软,想了一下其实我还是可以将这李全所练的剑法稍微的修改一下的,只要套路不变,我想也许不会有人能够看出来吧,看著李全一脸期待的神色,我淡淡的说道∶“其实这也不是什麽难事,不过你真的什麽都听我的吗?”“那当然,我李全说话说一不二,如有违背天打五雷轰。”看著李全一脸坚定的神色,我点点头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什麽其它的要求,只是希望这件事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不知你是否能够办得到呢?”“就这麽一件小事而已吗,王哥但请放心,我一定不会将这件事露出去的。”听到李全的保证,我微一点头道∶“那好吧,你现在就到处边去将你所会的剑法从头到尾的练一遍,我会将你出剑的一些角度稍稍的改变一下,其实这只是一些小变动,只要你用心记住那些变化,我想如是单比剑招的话一般的人还是休想能够赢得过你的。”其实凭我今时今日在武学上的修为和对自然的领悟,不管是什麽样的剑法只要经过我的稍稍修改,那一定也达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对於这一点我还是深信不疑的。只是剑招是死的,而人却是活的,这其中的道理虽然现在李全还不大明白,但是日後待时机成熟之後也许李全还是会明白的。当然,能够明白这其中的原理,如果你没有一定时间的积累那是根本无法想像的,只是到了那时之後,这李全在武学上的造诣又岂是今日的他所能够想像和比拟的。半个月时间匆匆而过,在这半个月的时间中我除了偶尔指导一下李全的剑法之外便是暗暗的想办法重塑自己的元神,企业动态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我的不懈努力之後,我虽然没有什麽大的进展,但是我还是隐隐的抓住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我想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够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不过对於我来说这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在这半个月之中那苏姓老头倒也前来找了我几次,只是见我脉息正常这才匆匆而去,除了那苏老头之外我倒没有见过其他的什麽人,而我竟也渐渐的名正言顺的成了江府的一名下人了,(当然,对於江府的家奴来说收容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做为下人,对於我一个乞丐来说那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所以现在的我实际上只是江府一名最为低下的人,虽然如此,可能是因为苏姓老头的原故吧,现在身为下人的我和一般的下人比起来那还是远远的要轻闲得多,有了那麽多的时间我倒也乐得逍遥自在,反正这正是我所需要的,而三天以後正是江家一年一度的比武选拨大会,到时候这江家不但所有的人都要参加,而且江家在外的人和嫡传弟子也会从江湖各地赶回来参加这江家一年一度的盛事。当然,这些人也会带回来江湖中最近所发生各种消息和趣闻,再加上这个时候江家一般都会邀请一些成名的高手前来观礼,所以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江家总是最为热闹的。随著比武的日子的临近,那些在江湖上的江家弟子已经有人陆陆续续的从各地赶了回来,这样一来,几乎是所有的江家人都忙了起来,当然,现在的我作为江家的一个下人也是不会例外的,不过,我想可能是因为苏老头的关系,对於我这样的“病人”还是受到了特殊的照顾的,所以有时候即使有人看见我在无事闲诳也是会听之任之的,当然,那个江家的大总管江福例外。不过话又说回来,一般的情况下我都会静静的呆在房间之中,以求尽快的想出一个可行的方法来极早的解决我自身的问题。随著思绪的不断飞跃和时间的推移,在房间中静坐的我渐渐的陷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从深层的寂静中惊醒过来。“王哥,王哥,江大总管正在八方找你,你快去吧。”从沉思中醒了过来,我缓缓的睁开眼睛,起身打开房门之後,只见李全正一脸急色的等在门外,感觉到李全心中的焦急,我微微一笑道∶“不用那麽急,只不过是那江福在找我而也,你可知道是什麽原因让他找我找得这麽急吗?”“听说好像是苏老神医有事正在找你,所以江福才会这麽急的,不过具体到底是什麽事我也不知道。我想也许是关於你的病情吧。”我‘哦’了一声,∶“是关於我的事吗,看样子或许是神医门的什麽人到了这江府吧,那我们就去看看吧。”到了客厅,我忽然愣了一下,怎麽这客厅有这麽多的人,这若大的客厅看上去竟然坐无虚席,不过看这些人的样子我想这其中大多数人都是江家长年在外的弟子吧,在我眼前的主位之上,坐有一个年约六七十岁的一个老者,看他平和的双目之中隐隐透露出阵阵的精芒,我想此人一定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能够坐在这江家第一主位之上,我想此人一定是就江家的家主,那个名满江湖号称“双绝老人”的江盛海江老爷子了,不过在我看来,虽然这江盛海表面上看上去一身功力修为精深霸绝,可是我却从他的呼吸声中感到了一丝滞迟,凭我那超越世人的无尽修为,我知道这种现象这分明就是一种走火入魔的迹象,现才的我才终於明白为什麽神医门的苏长老会来到这江家的原因了。令我感到奇怪是那天的那个少女竟然也在主位,看她一脸恬静的神态你甚至可以从中感觉到她的身上所包含的那一种无尽的平静,一股神圣的气息,虽然我很想知道关於这少女的所有一切,但是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在我即将成功重塑元神以前,我不想因为其它的什麽原因影响我自己现在的心境,只是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不知怎麽的,当我每一次见这少女的时候心中就会忍不住泛起阵阵波澜,彷佛这少女身上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在强烈的吸引著我,这世间还从未有那一个女子能够带给我这种奇异的感觉,有时想想连我自己都感到有些莫名奇妙。和那少女一起还有一个与之年纪相仿的女子,不过这个女子虽然也是同座,我却明显的感觉到这女子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武功,看她肌肤胜雪的样子我想此人一定就是江家下人所说的那一位爱心泛滥却不会武功的江梦遥了。在主客位之上除了那天所见的那一个神医门苏姓老头之外,在他的旁边竟然会坐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也能够坐在这江家的主客位置,这倒是让我感到有些惊讶。那苏老头见到我的到来,不禁呵呵一笑道∶“来来来,王风,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指著身边的那一个小女孩道∶“这位就是我神医门掌管圣药的何小敏何药管,虽然只是临时的,可是你可不能小瞧了她,你别看她年绝轻轻的,她的有些东西竟连老夫都不会,这次就是应了我的要求奉了门主之命前来送药的,当然,有些问题还是得要她亲自前来才能解决。”看著何小敏一副傲然的神情,我只是潇洒一笑,微微的道∶“王风见过何药管何神医。”点了点头,那小女孩看了我一下,老气横秋的道∶“嗯!看你人还不错,你就是那个苏老头所说的病人吗,这麽小题大做的要我前来,我看好像也没有什麽嘛,是不是呀,苏老头?”见到那小女孩故意装出一副大人的滑稽神情,在场之人都忍都不住发出会心的一笑。不过那苏老头虽然也想笑,可是终究还是保持住了那一脸严肃的神情,想来是经过了长期的训练的缘故吧。强忍住心中的笑意,那苏老头连连点头应道∶“是是是,这人现在看上去确实和常人无异,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因为此人的病情有点奇怪,好的时候与常人无异,要是病的时候就会晕迷在地,而且还有性命之忧,对於这种病情老夫不但闻所未闻,而且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所以这才会烦请你的大驾。”皱了皱眉,那小女孩故作老练的道∶“哦,是这样吗,其实这一次姐姐只是叫我先将一部分药给你送过来而已,其它的事我可不敢多管,我看你还是等姐姐来了之後再说吧。”似乎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苏老头如释负的道∶“有门主前来那真是太好了,那老朽所求的圣药有望了。”因为苏老头的缘故,在客厅之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开始注意到我了,一时间,有些喧闹的大厅渐渐的静了下来,那个江梦遥一脸好奇的走了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下有些惊讶的道∶“你就是那天在路上病倒并被我所带回来医治的那一个人吗,看你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乞丐嘛。”其实那江梦遥说得也不错,那时的我不但一身衣衫缕褛,而且还满身的泥污,看上去当然是和一个乞丐无异了,只是现在的我虽然穿上了一身下人的衣服,可是在举手投足之间隐隐的自有一股莫名的气质,现在的我看上去浑身上下那里还有一丝乞丐的影子,那江梦遥好像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轻轻的捂了一下自己的嘴,然後慌忙的摆了摆手道∶“不过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并没有看不起你的那个意思,我只是看到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感到有些惊异罢了。”淡淡一笑,我回首看著江梦遥道∶“其实这也没什麽,有时候想一想能够做一个乞丐倒也不错,所谓这天地虽大却任我去留,一身无拘无束,我想这也算是一种不错的活法,你说是不是。”一旁的江福忍不住怒道∶“王风,别忘了你现在只不过是江家的一名下人,这天下间有你这样的下人和主人说话的吗,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在小姐的面前你竟然胡言乱语,要知首如果不是我江家收留了你,你现在恐怕早就成为路边的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了,┅┅。”那江福话还未完,但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好,好,好一个天地之大却任我去留,小兄弟,不管你是什麽样的人,就凭你的这一句话,我范重今天就交了你这个朋友。”随著那爽朗的笑声刚落,只见一个满面需的大汉从席间向我了走来。这一下江福倒是不好再说什麽,尴尬的嘿嘿乾笑了二声,心中有些恼怒的道∶“原来是范师兄,没想到今年范师兄回来得这麽早,嘿嘿。小弟可是失了远迎了,刚才师兄说要交这样的人做为朋友,可是这人对小姐如此的无礼,范师兄即使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心中也要想一想这个人真的值得范师兄刚才的那一句话吗。”哈哈一笑,范重豪爽的道∶“你不用激我,想我范重一生恩怨分明,当年如不是师父他老人家的恩典,我想我范重到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而已,所以在我的心目中对师妹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敬,我只是觉得这位小兄弟的性格甚合我的脾味,一时忍不住这才急急的想交这个朋友的。”回转目光看著我,那范重接著道∶“小兄弟,不知我范重可有这种荣幸。”看著范重一脸的真诚,我心中也不禁暗暗的喜欢上了这个豪迈爽朗的汉子,一时间,我彷佛又回到五百年前的那一个快意江湖的日子里,刹时之间,我心中顿生一股豪气,微一抱拳,我豪爽的道∶“能够交上范兄这个朋友当然是我王风的荣幸,只是我王风身份低微,和范兄朋友论交只怕有损范兄的威名。”“真是笑话,我范重要交朋友又岂是交给别人看的,如果当我是朋友那客气的话你也不用说了。”我哈哈一笑,道∶“既如此,那我们就以兄弟相称吧,不知我的这个建议范兄以为如何?”哈哈一笑之後,范重喜道∶“哈,哈哈。如此甚好,甚好啊。”其实换一个处於我这种身份的人来说,在这种情况之下对於范重怕不已经是感动得喜极而泣了,只是我却没这种过激的反应,见我没有普通人的那一种扭扭捏捏的惺惺作态,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不仅感到有些惊异起来,要知道作为一个乞丐是不可有这种素养的,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做到不卑不亢,绝对不是一个一般人所能够办得到的。因为这种气质绝对是需要後天的慢慢的培养才能逐渐的养成的。当然,像我这麽年青便有这种不凡的反应,也难怪会引起众人的惊异了。那少女忽然抬起双目,淡淡的扫了我一眼之後便不再睢我,倒是那号称‘双绝老人’的江家家主江盛海,可能是见识到了我刚才的不凡,用一双犀利的目光不禁开始上下观察起我来,正在这时,只听见外边有人传报道∶“枫林剑派掌门隆世雄隆掌门到。”“风云门女掌门苏婉苏掌门到。”听到门外的人传报,我心中不禁吃了一惊,其实我早就听说这江家每年在举行比武大会之时都会请一些江湖上的成名高手前来观礼的,而且我早就觉得今天这麽多的人在这客厅之中相候一定是在等候一个什麽样的人,只是令我没有想到是等的的竟然是那枫林剑派的隆世雄,而且这苏婉也会在这被邀请之列,这个时候我可不想被人发现我真正的身份,特别是在这一段特殊的时间之内,只有少却了心中的许多牵挂我才能安心的做自己的事,否则的话我想我也不会留在这江府之中的,可是现在退出去的话肯定是会被从门口而进苏婉所撞见的,这却不是我所愿见到的,我到底应该如何,不知不觉的,我心中不禁有些躇踌起来。

原标题:征途嘉年华启动!《绿色征途》手游全新资料片即将同步到来!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16日讯据生态环境部发布,自2015年4月国务院发布实施《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简称《水十条》)以来,生态环境部会同各地区、各部门,以改善水环境质量为核心,出台配套政策措施,加快推进水污染治理,落实各项目标任务,切实解决了一批群众关心的水污染问题,全国水环境质量总体保持持续改善势头。

,,棋牌游戏在线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