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是这样问不就好了

来源:admin日期:2020/06/08 浏览:132
新历九十二年,十月二十三日港羽学院中“啊…龙牙,你今日竟然会准时来上课?”背着一把灰色大剑,坐在课室中最后排的易龙牙甫听到声音,几乎不用想便对着那个擅自坐在自己旁边的同学说道:“我是一个学生来的,准时有什么好出奇?”“这话用在其他人身上倒是没错,但用在你这个每个月也能持续保持迟到二十天以上的纪录保者来说,就……很奇怪了。”身为易龙牙数个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张新海在说话上可不会和易龙牙客气。“一朝早就这样说我,你是不是无聊得想找人开打?”易龙牙没好气的骂着。“哈哈…不说就不说嘛,你又不是不知道立贤回乡渡假,丢下我和你,而你这小子又常常缺席、逃学、迟到、早退、请假,留下我一人独自在学校奋斗,这害我差点儿要变成自闭青年呢!”“是吗?我倒是刚刚知道事情不是你说的那样,不知是谁在失去了两个朋友的关怀后,致力于去认识什么班花系花,还有就是那个差点儿要变成自闭的青年竟然会在昨天被人看到带着两个美女在‘海港乐园’痛玩三个钟头后,才依依不舍的回家呢?”因为港羽学院本身的问题,所以虽然是高中学校,但有很多制度都是仿照大学制度,所以这里的学生往往要比其他同年的人早一步选定主修科目,是以虽是高中但已经有“系花”的存在。当然这一间古怪的学校能被批准继续经营而不被教育部除名,是有赖那个神秘的校长的缘故。“耶……你怎会知道的?”张新海这时被揭穿了心中的秘密,虽然没有隐藏的必要,但是被人这样面对面的揭穿也是会很不好意思。“你这小子该不会是找人跟踪我吧!”张新海满脸惊讶的上下打量着易龙牙。“发神经,我才不会这样无聊,你带着两个班花去海港乐园这种公众地方玩,不给我们学校的人发现才怪,尤其今次是被‘扩音机’那家伙看到后再回来大肆的喧染,你们昨天的亲密三人行早就被学院的人改编为十多个版本,其中有些更是成人情节,非常香艳。”“那、那个姓鲁的臭小子!”听到事情的凶手是谁,张新海正要冲出课室找上鲁不平算帐时,易龙牙却突然拉着他,笑道:“虽然我知道你现在很愤怒,不过在你找人算帐时,也请记着你同时对两个班花下手这事,而又请记着两个班花背后又是有着一种称为亲卫队的变态势力存在。”易龙牙说完后,张新海如遭人狠狠的打了一拳,登时叫道:“不好!”飞快的打开了课室窗户跳到外面的大树上。而这时,也刚好有一群怒气冲天的男人冲入课室之中,为首的人环视完课室一眼发觉到易龙牙的存在后,登时冲着他叫道:“易龙牙,张新海究竟躲在那里!”“天晓得,我又不是他。”易龙牙向着那个为首的人微笑耸肩说着。“你是他的好友,你会不知道那小子在那里!”为首的人说完后,后面的人也同时跟着他起哄。“你说什么傻话,即使是好友也不一定要知道他在那里吧?”易龙牙仍是不疾不徐的说着。“废话,我是想问你究竟把他人收到那里!”为首之人刚一说完,后面那些人又开始起哄。“你更是废话,一早是这样问不就好了,我告诉你,我是不知道他在那里!”“你!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的那种人!”眼看为首之人有冲上前教训易龙牙一顿的打算,身后的啰喽们却出奇地没有为他起哄助威,反而是急着阻止他。“队长,不要这样冲动!”“对呀,万事有商量,你不能和他打的!”“千万不要和他开打!”“你们做什么快给我放手、放手、放手………”在转眼间,那些人便已消失于课室之中。“唔?搞什么鬼,说到我好像有什么传染病一样!”易龙牙正自抱怨时,张新海却由窗户中跳回课室之内,笑道:“呼…他们终于走了!”“你还真会看时间逃走,留下我一个人去应付这票花痴!”易龙牙没好气的说着。“哈哈…放心啦,凭你在学院的名气,没有多少人会敢犯险去动你一条汗毛!”张新海毫不在意自己那种丢下好友逃跑的罪名,拍着易龙牙的肩头说着。“对了,这是谢礼!”像醒起了什么,张新海从裤袋取了一封可爱的信封交到易龙牙手上。“我是不会收男人的情信!”易龙牙皱眉说着,即使打死他,他也不想接受男人的爱意。“才怪!我也不会写情信给男人,这封信是我们其中一个系花给你的……对了,还不止这一封,在你这个没有一日会准时留在学院的星期中,我可是帮你收下了十多封情信,现在这封也是今朝早收到才会在身上,你有空时也拜讬来我家取走其他情信。”听到不是男人写的情信,易龙牙倒是毫不含糊的接过来,说道:“这就早说,我还真以为你的性取向会变得这么快,昨天女人,今天男人。”“废话,我要走了,今天看来不是我的好日子!”张新海又一次跳出窗户,不过,他今次却不是躲起来而是正式逃跑。“啊!是张新海!”“亲卫队员听令,为了捍卫我们的女神,我们全体进击!”“发现!发现了头号通缉犯!”“唉……看来不止今日,整个礼拜也不是你的好日子喔。”听着下方传来的叫嚣,易龙牙也懒得再理,从信封内取出那有着淡淡香味的信纸细看。“致亲爱的易同学:午饭时,武技场馆后方见,望易同学能依约来临。你的陌生同学敬上”“唔?午饭时武技场馆,怎么不是些浪漫些的地方?……算了,到时还是去看看好了,免得要人白等一场。”收起了信纸信封后,易龙牙便看着课室中越来越多人涌进来,最后当自己的级任导师走进课室时,易龙牙已经说道:“郭导师,张新海今日不舒服要请假缺席!”易龙牙刚一说完,突然看到无数的惊异眼光望着自己,而那个郭导师更是双手掩着正张大的口,任由手上的点名簿和其余物品跌落在地上。“易…易龙牙?你今日竟然会这么准时,你是不是生病了!”看着一众同学也附和着郭导师的说话而点头,易龙牙略感头痛的道“郭导师…你这话也太伤我心吧,身为学生有病不上课才正确,为什么我生病反而会准时回来才是正确?”“这又是呢……算了,总之就是张新海今日是请假吧,没错?”郭导师这时脸色变成铁青。“是的……郭导师,你见着我这么准时回来脸色却不是太好…你们导师间该不会是以我迟到这事上又开了赌局吧?”“呃……你、你在说什么?”郭导师老脸虽然已涨红,但仍是装傻的说着。“不是嘛……你们真是开了赌局?”看导师那个样子已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以自己迟到早退缺席请假等事情来开赌局,易龙牙也曾有耳闻,但是他可是想不到连导师间也会有着这等事儿。“易…易龙牙,你需知导师也是人,我们可是需要娱乐充实一下自己的,哈哈!”虽然和易龙牙不算是称兄道弟的兄弟,但是自己这个郭导师也早就熟习这个已教了三年学生的性格,他是不会为了这样小的事而生气,所以自己认和不认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唉……真头痛,算了, 手机真人赌博游戏平台今日我还是早退好了!”易龙牙这样一说, 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课室的众人登时喜形于色,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尤其是郭导师更是安慰的说道:“幸好!易龙牙你肯早退就好了, 澳门网投游戏开户我可是押了二百银元在你迟到,一百银元在你的早退,你既然肯早退,我今日倒是不用太伤!”听到郭导师的说话,又看到其余人等也非常赞同他的话的表情,易龙牙只能哭笑不得的说道:“唉!真头痛,我走了……你记着记下我今日是准时到!”易龙牙说完后,便走出正洋溢着一片喜出望外之色的课室。“嗯,现在干什么好,回去葵花居也太早了吧……去地盘找日薪工作也不是太好…”易龙牙正自苦思间,却不慎撞倒一个女人。“呃,很痛耶……这位同学,你……咦!易龙牙,你今日竟然这么早回校?”被易龙牙撞个正着的女人,正是港羽学院其中一位以美艳见称校内校外的武技女导师,也同为学院保健室的主人—艾拉。“艾拉?你没有事吧?”“没有,倒是你是不是病了,你来保健室让我帮你作详细的身体检查吧。”艾拉是和其他人一样,一发现易龙牙会准时回来学院,第一个想法就是他病了。“没有!我可是很精神,只是今日我见有空闲所以才准时回来的。”“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怎么不是留在课室中?”艾拉仍是不太相信易龙牙是没有病。“早退、早退,我现在是早退!”“早退……这就算正常了,我还以为你今日真是有什么毛病?”听到易龙牙和迟到早退缺席请假四样事情其中一项扯上关系,艾拉才相信易龙牙是没有病。“拜讬,我好歹也是个学生,我准时回校准时放学,不会是什么怪异的事吧…”看到艾拉的态度转变得这么快,易龙牙无力的说着。“呃……这些事就不要深究了,你现在既然是这么有空闲,不如补回你那多次没有出席的考试和测验吧。”“这样……随便吧,反正我也没事做,那现在我们要去武技场吗?”“不用这么麻烦,你把我旁边那些大箱搬回保健室就可以。”艾拉指了一指旁边的数个白色大箱,笑道:“我正愁着没有人帮我这忙,现在你的出现还真是太巧了!”“搬这几个大箱?这样就算是补考补测?”易龙牙困惑的说着。“当然,这些是象征性的行为罢了,凭你的身手要人不信你在武技这科上不合格,我想学校中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易龙牙剑眉一挑,似是想问什么,但想了一会最后也是乖乖的闭上口,把那些白色大箱搬到保健室中。保健室中“这是最后一个了。”轻易把那些白色大箱全数搬到保健室中的易龙牙,望着室外的景象,不禁摇头叹道:“艾拉,若果你是没有了这条秘道的话,你要怎样回到保健室中?…你该不会从正门回来吧?”艾拉把那些白色大箱所装着的器材逐一取出时也一面说道:“开玩笑,若果是从正门入内,我也不知道要被那些色男生占多少次便宜!”望着室外可形容为人满为患或者群情汹涌的情况,不难想像艾拉要是从正门回来保健室时,除了被人占不知多少次便宜外可能连贴身的内衣物也被会人扯去,要赤裸裸地回到保健室。“艾拉,那你试过从正门回到保健室吗?”易龙牙其实也算是色男生的一份子,所以也对这个问题特别有兴趣。“试过。”“耶!那你回到保健室时还有没有衣服穿在身上?”“色情狂!问这些问题干什么?”艾拉把那些器材重新组装间,一手抓起一支未用过的针筒掷向易龙牙。“哇!艾拉,你不用这样吧?我是色男生,当然想知道细节罢了!”避过了针筒的插击,易龙牙暗捏一把汗,苦笑说着。“真没你办法,电竞下注平台那时秘道有些损坏,我又不能直接从正门回到这里,只好拜讬黄主任和其他一众男导师帮我开路,我才可以安然无恙的回到这里,不过,事后要打发那些导师也倒是非常麻烦。”“原来是这样,这你就早说嘛,害我还想着有的没的。”“色情狂,并不是你想像中我被十多个学生按在地上,然后被他们什么、什么的。”“呃……我、我才没有那样想!”“你脸红了!”艾拉这时停下手上的工作,饶有兴致的盯着易龙牙,说道:“你真是没有想过吗?”“呃……我、我有事先走,少陪了!”被艾拉这样盯着,易龙牙登时如脱兔般从秘道中逃脱。留下来的艾拉兀自望了秘道一会后,才淡淡说道:“真是善忘的傻瓜,之后有数次我也是找你帮我开路的,竟然不给我好好记住,真是的。”港羽学院大门“呼……还好跑得快。”一时心虚就逃到学院门口的易龙牙正自庆幸没有再被艾拉进逼时,却不发觉有一个女子正站着他的旁边,不,应该是说他赶着逃出来时,正好阻挡了女子。“龙牙,你怎么好像见到鬼一般?”被易龙牙阻挡的正是孙明玉她人,她见着他赶忙的逃了出来,带着疑惑的问着。“玉姐…你怎会在这里的?”“我?我是去送论文给月华的,她今天忘了带,倒是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学校上课吗?”孙明玉这时更为困惑的说着。易龙牙自两天前算是应征成功后,就被葵花居众人强逼性的即时搬离住了多年的单人套房,而且她们更是卖力的把自己在套房中的行李搬回葵花居中和安排自己的新房间,所以这两日时间中他的家早已经是转到葵花居。而虽然他在葵花居只是住了短短两日,但是对于孙明玉性格上倒是有一种深切的体会,她是一个认真的人,平常要开玩笑没有所谓,但若是给她知道现身为葵花居一份子的自己竟然随意的申请早退这事,那恐怕自己要被大骂一顿。“呃……对了,玉姐,我那些行李现在送到葵花居没有?”“嗯,送到了,葵叔还把行李搬到你的房间中,只是等你回去布置房间……对了,你还未答我,现在你不是应该在上课吗,为什么走了出来?”话题再一次扯到危险边缘,易龙牙连忙说道:“呃……是了,玉姐,你在葵花居做家务已经非常辛苦了,不如我帮你把论文送到月华那边吧。”“啊?你愿意帮手?”孙明玉对于易龙牙的毛遂自荐倒是非常高兴,自己在葵花居的工作实在是非常繁杂,所以易龙牙肯主动帮忙的也实是件令她高兴的事情。“当、当然,我可是葵花居的杂工,分担你的工作根本就是我的职责!”“这……还是不好了,月华那里你还不是太熟,不过如果你想帮忙就回去葵花居看看吧,那一定会有工作给你做的。”孙明玉说完后,便急步去找姬月华,而幸运逃过一劫的易龙牙则是大呼好运之余,也同时想到已经是到了午饭时间,便转身赶往武技场馆后方赴约。“啊,原来已经到了。”所谓武技场馆后方其实也只不过是场馆和学院围墙相差而成的一条横巷,所以一看便知道这里是有人还是没人。“是你约我来这里吗?”虽然这里是难得属于学院中的人不会来的少数地方之一,不过,易龙牙仍需要确定一下身份,他可不想因为搞错对象而成就一宗像张新海昨天亲密三人行的学院话题。“易、易同学,午安!”早就等着易龙牙赴约的女生,看似颇为畏惧易龙牙,一见到他出现在自己眼前,不禁把紧张之情洋溢于脸上。“啊,午安喔。”“是的,易同学午安!”女生怪异的重复一次午安后,然后深深的吸一口气,望着易龙牙说道:“那个……请容许……我先自我介绍…”“不用了,虽然我不是常常留在学院,但是对于学院中的人气角色、水力学系的高材生兼且同是该系的系花,我还不至于不认识,蓝水影学姐。”其实蓝水影今年本来是应该毕业的毕业生,不过,由于某事件的发生,导致她要留学一年,所以即使两人是同级,易龙牙他仍然会称她为学姐。“这……易、易同学你过奖了,我的所谓人气又怎及得上你,而且我也不喜欢这些人气!”蓝水影紧张的摇手说道。“开玩笑的啦,不用这么紧张,倒是蓝学姐约我来这种地方是干什么?”“呃……是、是这样的,我听其他学妹说易、易同学你是常常充当佣兵帮人解决事情,还有就是…是做…那种…兼职的,所以实力应该是很好吧?”“你、你知道我的兼职是什么!”对于,自己在学院中还是半个佣兵易龙牙当然不会介意……但是,对于数日前还在“特别激战队”兼职的易龙牙来说,这事除了少数人可以得知外,其余人等都全是保密,而原因除了是自身的安全外还有就是自己不喜欢出风头,所以一般同学是不知道自己在外的真正兼职是什么。听到易龙牙那因惊讶而提高的音量,本来已有少许害怕他的蓝水影登时鞠躬说道:“对、对不起!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有心这样说……虽、虽然地盘工看起来很低下,但其实也是很高尚…呃,总之,地盘工不是不好的、而是很好的,对不起!”“地、地盘工?……原来你是指这个,吓得我还以为你真是知道什么!”易龙牙听到并不是被蓝水影识穿特战队的事,立时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并且说道:“蓝、蓝学姐,你不要再道歉什么,你也没有说错什么。”“呃……你不介意我……我提起你兼职的事吗?”“当然不介意,倒是你好像还未说叫我来这里的目的喔?”免得再在兼职的事情上打转,易龙牙还是把话题转回正题上。“这…这个嘛……易…易学弟,你不会介意我这样叫你吧?”“啊,不介意,反正我也是叫你学姐的。”“是这样好了…那学弟,你可不可以答应帮我做一件事?”“唔?……那要看看是什么事,若果是离谱或者变态的事我当然不会答应。”“不是什么变态、离谱的事!……只、只是有点危险罢了!”蓝水影看着易龙牙一副不解的神情,也跟着解释道:“学弟,你、你也知道…我是蓝家的长女,未来蓝家的继承人这事吧?”对于蓝水影的家族其实就是掌控全港城经济的四大家族之一,而蓝水影则是这个家族中的最正统继承人,易龙牙当然不会陌生,这件事虽然表面上是没有人知道,但在私底下已经是传遍整个学院,只是大家也装作不知道罢了。“嗯,你是蓝家未来继承人这事我的确是知道,那有什么问题吗?”“没有、没有,你知道的话我反而是不用解释太多……嗯,其实整件事是这样的,十多日前我父亲即使蓝家现任家主,为了考验我这个继承人对事情的处理应变能力,给了我一百五十万银元,要我消灭在港城地下水道的怪物…”说到这时,易龙牙突然说道:“等等,港城地下水道有怪物,你说笑吧?”“不是说笑,这事也是最近才发生,所以我父亲也才会乘着这机会去考验我,而事情一开始还是很顺利的,我雇用的佣兵团的确是歼灭了很多异变了的老鼠,但是直到了北区,那些异兽却是死守不走,而我们也久攻不下,所以……我想请你帮忙。”“等等……学姐,这又是说笑吗?连佣兵团也攻不下的地方,你竟然叫我一个学生去帮忙?”虽然他的能力绝对是厉害一整个佣兵团,但他在别人眼中始终是一个学生罢了。“我……我也知道这事情很荒谬,不过,我现在可动用的资金已经剩下不是太多,而且我偷偷问过父亲的秘书,她说如果用剩下来的资金去找你帮忙的话可能会有用,所以…我才会来找你的!”蓝水影说着时其实也是感到很茫然。“蓝天正的秘书,那知道我的事情倒是很合理。”易龙牙记起自己曾有数次任务是帮助蓝家,所以想了一会后,便说道:“好吧,我答应你。”“那太好了,那明天放学后我们便行动没有问题。”“嗯,没有问题。”“太、太好了,那我剩下的二十万银元先付给你一半,事后再给你另一半没有问题吧?”“二十万银元!”被这个数目吓倒的易龙牙,起初还道蓝水影只剩下两、三万银元,谁知真正的数目竟是如此之多。“这…还不够吗?”蓝水影显然地已经较能接受易龙牙,所以当他再次提高音量时,只是身体略为抖震罢了。“不是,而且还很足够……不过,既然你还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不试试再找正规的佣兵?”蓝水影不安的说道:“这个……其实我有找过,只是十万银元不算是一个能雇用到好的佣兵团的金额,而且我又不想找一些不可靠的佣兵团……所以,我才会……”“我不会介意你别无选择下才找上我,这是人之常情我明白的…”易龙牙倒是不介意蓝水影把自己作为最后选择,在她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学生,怎样说其实也很难和佣兵团作出比较,说道:“我还是会帮你的…只是那些委讬金…不,那二十万报酬你还是待事后才给我吧,我相信学姐你不会骗我的。”“你肯帮忙就最好了!那…那…我们明天放学见吧!”看着蓝水影那喜洋洋的匆忙离去,易龙牙也同时记起郭导师他曾向自己说过蓝水影这位美丽的学生,虽然在各方面的能力也是十分优越,只是她的致命缺点是个性上实在是很接近柔弱和善良那一类人,所以要她担起整个蓝家基业恐怕会是一件苦差事来的。

  体彩大乐透第20036期奖号为:01 05 11 12 26 02 07,前区奖号奇偶比为3:2,大中小比为4:0:1,012路比为1:1:3,后区为一大一小组合。

,,二人麻将游戏投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