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开始吹呼起来

来源:admin日期:2020/06/04 浏览:189
看著我满含忧郁的目光,苏婉不禁关心道∶“师兄,你没什麽事吧?”“哦!我没事。”单手扶住苏婉的腰,我精神一振,道∶“我们别说这些了,我现在就带你去体验一下那令人兴奋的感觉吧。”感觉到苏婉有些发抖的身体,我想也许是有些激动的缘故吧,轻轻的扶住苏婉,体内能量一转,顿时,苏婉在我的扶带下便缓缓的脱离地面,升向天空,看著地上的景色,房子,越来越小,想是由於是第一次飞上天的缘故,苏婉不由得一阵慌乱,我附在苏婉的耳边轻轻的道∶“婉儿别怕,有师兄在此,不如我们换一个姿势,我背你吧,这样可能会好一些。”稍稍的镇定了一下慌乱的神情,苏婉向我点了点头,不过她却没有说话,想来是心中还是有些害怕的缘故吧。变换了姿势之後,渐渐的苏婉开始已经摆脱了最初的害怕心情,甜甜一笑之後,开始享受起这一次的飞行之旅,在明月的月光之下,只见蒙城渐渐的变小,渐渐的远去,而大地山川在月光之下就如同披上了一层淡淡的白沙,显得如此的神秘,在风的吹拂下,森林如同波涛一般上下起伏,好一幅自然的美景。选了一处高山山顶,我和苏婉降落了下来,轻轻的放下一脸激动的苏婉,我微笑著向苏婉道∶“第一次享受飞行的感觉,婉儿可还觉得可以?”点点头,苏婉微微的闭上眼睛静静的道∶“真的是好高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像小鸟一样在天上飞,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人回味无穷,而且当你在这空中俯视大地的时候,你会有一种大地就在脚下的感觉,一想到这些你就会感到热血沸腾,啊!现在真的是我一生之中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候。”顿了一顿,苏婉突然低下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师兄,有一些话我想我如是现在不说出来,那我以後可能都没有机会再说了,你能够带我到这儿来我心中真的很高兴,其实我知道一个人不管你的武功有多麽的高你也是不可能在天上飞的,一直以来,在我的心中师兄都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不管师兄有什麽令人感到惊奇的地方我都不会感到意外,只是师兄你知道吗,你的这一切让我感到有些害怕,我怕有一天我会终於失去你,从你救我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有这种感觉了,唉!你如是一个普通人那该有多好啊。我也知道凭你的这种修为,这儿女私情是绝对不能对你有任何的影响的,可是我真的无法控制我自己的情绪,就算明明知道我会如同一苹扑火的灯蛾,我还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师兄,我┅┅我┅┅。”听见婉儿的话,我心中竟然感觉到说不出的难受,这是一种什麽样的感觉,对了,是心痛,这是一种心痛的感觉,一时间,我的胸口就如同堵了一块大石头一般久久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会儿,看著苏婉渐渐有些回复平静的神色,我才叹了一口有些无奈的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只是师兄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我既然不能给你任何的承诺,我又何必误了你的一生呢,一个人在世,有一些事情是你不得不去做的,这也是一种命运,唉!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令人伤感的事了,既然我们来到了这儿就让我们的心情高兴一点吧,哦,对了婉儿,我会弹琴事想来你也是知道的,不过,如是不用真正的琴我也能够弹出琴声,我想婉儿你一定不会相信吧,我想现在就用我的全部心神特意为我的婉儿弹上一曲,不知我的婉儿是否愿意听上一听,这可是天下间最美妙的琴声哦。”看见苏婉摇了摇头,我不禁微微一愣,不解的道∶“为什麽?”突然抬起头来,苏婉直直的看著我,有些神伤道∶“我有种感觉,师兄是不是一曲之後就要和婉儿分离了?如真的是那样的话,婉儿宁愿什麽都不要了。”没想到苏婉还是隐隐有些感觉到了,看著苏婉的一双美目之中竟然隐见泪花,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所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其实这一天对於我来说只是早晚的事而也,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很怕有什麽感情上的纠葛,可是没有想到我还是,┅┅唉,不过我只是有这麽一种预感而也,也许事情不会是我所想像的那个样子。好了,其它的我也不想再说了,就让我好好的为你弹上一曲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心中也渐渐的浮现出一把长琴的模样,慢慢的,那琴越来越大,刹那之间,也将天地所掩盖,微微的闭上双眼,我顿时将自己融入天地之间,没有刻意的去感受,在我的心神和天地相接的那一刹那,长琴和天地在我的心中已经悄然发生改变,彷佛在这一瞬间长琴就是天地,而天地就是长琴,随著琴弦的颤动,天地也开始放声歌唱,随著那美妙乐章的开始,枯树也忍不住长出嫩嫩的春芽,一时间,大地一片春机盎然,随著琴声的转变,一片火热奔放的气息顿时充斥了整个天地,感受到这热烈的讯息,一时间万物都欢快的舞了起来┅┅。这就是自然界中四季的轮换,春,夏,秋,冬,春日的盎然,夏日的热烈,秋日的收获,冬日的纯洁,尽在我“道”的意境之中淋漓尽致的显现出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从玄妙的心境中醒了过来,看著身边的苏婉正带著甜甜的微笑陷入深层次的意境之中,我知道一时半会苏婉是不会醒来的,有了今天的经历,我想以後苏婉在武学上的成就当会一日千里,也许有一天苏婉也会和我一样拥有“道”的力量吧。只是现在还是先选将苏婉给送回去,在我那玄妙的感觉之下,我感觉到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谓时机稍纵即失,心念方动之间,一团能量也然将苏婉紧紧的包在其中,随著我手的挥动,一道淡淡的金芒渐渐的从我的手中消失。没有办法,为了能够一瞬间便回到会宾楼,我只有使用那属於神的力量,破碎虚空,强行划开空间,使空间暂时产生裂缝,打通一条能够一瞬间就能回到客房的临时通道。几乎是一瞬间功夫,我便不知不觉的将苏婉送回到她的房间,然後我又转身回到那座高山之上,凭著我那神一般的修为和那玄之又玄的灵觉,我已经渐渐的有些明白这里为什会发生乾旱的原因了,这是因为这儿原本的自然平衡不知道是什麽原因竟然发生了严重的偏离,照这样下去的话,这里现在还会特续几年的乾旱,然後就是会发生大规模的水灾,要是这样下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在这恶劣的天灾之中,这绝对不是我所看到的。令我不解的是是什麽样的东西竟然可以破坏了这原本正常的自然平衡,这需要何种强大的力量,这种强大的力量是对於现在的我来说根本就不是我所可以比拟的,我心中忽然升起一阵明悟,或许我转世的目的就是要找出这种破坏的根缘和消除这种潜在的对於自然的危害吧。我现在最想办到的就是先来一场雨,不过这对於我来说也并不是什麽难事,凭我今时今日的修为和我在转世之时所获得的知识,我已经早就拥有了操控自然的能力,所以要下一场雨对於我来说应该是我的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这是因为我的力量本身就是来自於自然,也就是说我的这种力量的性质和自然能量的性质是完全相同的,我想这就是所谓的“道”吧,而且凭我的感觉,我知道现在的这个时辰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极好机会,这也是为什麽我会选在这个时候天始的原因,因为在的座息的时候,我已经得到了自然的指引,这种心的感悟是绝对不会错的。微微的闭上双眼,感受到我的心意,体内能量迅速的开始和外界自然以极快的速度交换起来,回想在我转世时下雨的情景,对了,就是那种感觉,刹时之间,我再也感觉不到我自己的存在, 澳门真人网投平台彷佛在这一刹那, 炸金花游戏平台我已经成为了一片乌云, 手机炸金花游戏或是一个小小的雨滴,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渐渐的我再也分不出那是乌云,那是雨滴,顷刻之时,天空雷声鼓动,一片寂静明亮的夜空全被乌云所笼罩,“哗”的一声,倾盆大雨也然开始滋润著乾枯的大地,而我的身体不知什麽时候也然浮上的天空,带著眩目的七色霞光,刹时之间便照亮了夜空。沉睡的人们在雷声的轰鸣下醒了过来,看著倾盘而至的大雨,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开始吹呼起来,这样的大雨,人们好像是已经等了几千年一般,真是久违了,甚至有的人迎著那倾盆大雨,在雨中放声高歌,放浪形骸的舞了起来。“啊!天啊,你们看那是什麽,在空中的那个,真是好美。”“在那里,在那里?呀!真的是耶,怎麽以前重来没有这种事情发生。”“啊!那是不是就是祥瑞呀,咦,不对呀,那个怎麽看起来是一个人的样子,不会是天神吧。”“不错不错,真的是一个人的样子,啊!那一定是天神了,乡亲们啦,天神下来拯救我们了,我们的苦日子终於要过去了。”一时间,几乎所有的人都发现了那个在空中的七彩霞光,人们开始虔诚的膜拜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醒了过来,汹涌澎湃的宇宙能量正源源不断的涌进我的身体,我体内的能量越来越充盈,现在的我已经是超越了以前任何时候的我,我现在体内的能量也已经超过原来的五倍都有多,而宇宙能量的输入也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突然,我心中开始难受起来,糟糕,再这样下去我会爆体的,可是任我用尽了何种方法还是不能阻止这一切,难道我就这样死去吗,渐渐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突然,我心中一亮,我不是还有灵魂的力量吗,我现在可以动用灵魂的力量在我的身体的里边形成一个坚实的膜,这样我就可以躲过这一次的危机了,只不过这样一来也同时封住了我体内的能量,以後我也许真的就成了一个普通人了,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当然,只要躲过这次危机,对於以後要恢复自己的力量,我想也是用不了多长的时间的,说办就办,在灵魂力量的帮助下我果然成功的截断了宇宙能量的输入,我果然成功了。突然,我的身边忽然产生了一个能量的漩涡,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我的人也被卷入漩涡之中,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麽也不知道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全身一阵巨痛,刹时之间,我醒了过来,睁天眼睛一看,我竟然发现天上有一个大洞,可是天上怎麽会有一个大洞呢,咦!不对呀,那分明是一个屋顶,哦!原来那个洞只不过是房顶的一个窟窿而也,不过奇怪呀,这房顶怎麽会有这麽大一个窟窿呢?我可是重来没有听说过有谁建房子会在房顶留一个大窟窿的?摇了摇头,我这才想起我这会儿好像应该是在空中才对,啊!难道说我是从天上掉下来所以将那房顶撞了一个大洞,我越想越认为一定是这样的,唉!这可不是我的错啊,不过感觉上还真是有些对不起这房子的主人了,只是这真的不能怪我,毕竟像现在的这个样子我也是不想的。正要坐起身来,一阵巨痛忽然让我“哎呀”的呻吟了一声,全身感觉上就如同散了架一样,叹了一口气,我才想起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根本就不能发挥出一点儿的力量,我得找一个隐秘的地方,闭关恢复我的力量才行,只要冲破那一个坚实的膜,我的力量不但会恢复,电竞下注平台而且还远远的超越以前,不过象现在的这个样子一切都是免谈。微微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我不禁楞了一楞,看样子这似乎是一间女子的卧室,一阵浓浓的脂粉味迷漫在整个房间之内,在我的右边不远处有一笼粉红色的帐蔓,而在这帐蔓下有一张特大的大床,看样子五六个人睡在上边也不会拥挤的,一张极为华丽的梳妆台摆在这房间的另一侧,整个房间都是以粉红色为主色,看上去竟然有一些淫霏的味道,不对,这不应该是一个女子的房间,凭我前世丰富的江湖阅历,这个地方一定有问题。忽然,外边一阵脚步声传来,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是两个人,是向这个方向而来的,渐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但听得“吱嘎”一声,看来这两个人已经进入了前面的房间,我现在虽然心中焦急,可是没有办法,我全身都不能动弹,现在的我也只有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的份了。但听得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呵呵,樊兄请坐,来到我花蝴蝶的地方不用客气,这一次我花蝴蝶幸不辱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於还是将那个连家堡的连玉娇给弄了来,这样一来,我也算是送给樊兄一份大礼了,不知樊兄要怎麽样感谢我。”另一个粗壮的声音道∶“那真的是多谢花兄了,你我兄弟还用分得那麽开吗,这次你替我出了一口气,以後只要花兄用得著我的地方就只管开口,我樊某人一定绝不含糊,不过花兄,你真的没有动过那个妞吗,那可是武林中一等一的大美人呀。”“嘿嘿,那能啊!这可是我送给樊兄的礼物,况且那妞性烈如火,只有樊兄这样的人才能降服,小弟可没有那个能耐,你说呢,樊兄。”那个粗壮的声音又道∶“嘿嘿!开个玩笑,花兄不要介意,我被那连老匹夫刺瞎了一苹眼睛,如今我要用他的孙女来作为补偿,等我将她玩过之後报了仇,我要将她留下来,让我们几百个血煞的兄弟每天轮流伺候她,我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时候我看那个连老匹夫能够把我怎麽样,哼,一想起这只瞎眼我心中就有气,还想剿灭我们血煞,如今我玩了他视若性命的孙女,我要让连老匹夫以後无脸以对天下,哈哈┅┅哈哈。”听到这里,我的心中不由得渐渐的生起了一丝怒意,这时,听得另一个尖细的声音又道∶“听说这次樊兄下山之後又带回来十几个姑娘,不知樊兄是否可以送几个给小弟玩玩?”“嘿嘿!既是花兄开了口,樊某岂有不答应之理,反正这些女子也是要卖到青楼的,只不过我知道花兄是此中圣手,那些姑娘只怕没有一个能够让花兄看得上眼的,花兄难道┅┅。”“嘿嘿,无妨无妨。”“那既然如此,花兄请稍候,樊某会亲自叫人将那些姑娘给送了过来,呆会我还要好好的伺候连家堡那妞,嘿嘿,一想起这些我都有些等不及了,花兄,樊某这就告辞了。”“哈哈,那花某就不担搁樊兄的好时光了,樊兄好走。”一个脚步声渐渐远去,但听得那个尖细声自语道∶“他妈的,我呸,要不是我花大爷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我他妈第一个就废了你,跟我玩这一套,┅┅唉!只是还真是可惜了那个妞了。”但听得“吱嘎”一声,一个油头粉面的年青人已出现在这房间之内,突然见到地上躺著一个人,花蝴蝶显然大吃一惊,惊道∶“你是谁,你是怎麽进来的?”见我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理都没有理他,花蝴蝶有些恼怒的道∶“你再不说话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见我还是没有反应,花蝴蝶突然嘿嘿笑道∶“看来你是被人点了穴道,所以你不能动是不是,想来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现在不管你是谁,你现在都难免一死,我好不容易才逃出双绝老儿的魔手,在这里我可不想有什麽意外发生。”看著花蝴蝶抽出宝剑一步一步小小心翼翼的向我走来,我突然感到一阵的悲哀,拥有道的力量又如何,有著天下间一流的武功又如何,现在的我还不是一样的任人宰割,死神重来都没有象现在这样离我这麽的近,现在的我手不能动,口不能言,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这种人的手下,我心中真的有些不甘,微微的闭上双眼,只听得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难能我就要死了吗?恍然之间,我突然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心头狂震之馀我大声喊道∶“你是谁?”没有声音,我竟然忘了我现在口不能言,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那个‘我’竟然开口了∶“我是谁,我是谁你会不知道,不过也许你真的不知道,那我就现在告诉你吧,其实严格说起来我就是你,而你也是我,只是我们之间有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你是一个神,而我却是一个魔。”我心头狂叫∶“这不是真的,我怎麽可能会是一个魔呢。”那个‘我’用一副嘲笑的眼神看著我道∶“你不承认吗,不过这确是事实,其实我们本来就是一体,这就是所谓的神魔一体,当你选择要做一个神的时候,我就被那个自称是混沌之神的讨厌家伙硬是给分离了出来,分离出来也就罢了,偏偏在那个家伙的压制下我竟连一点反抗的竟识都不能有,要知道那虽然是一个讨厌的家伙,但是不得不承认那家伙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本来我以为永远都不会有我的出头之日了,没想到作为一个神你也有今天,看来那个讨厌的家伙也有失算的时候,我真的是太高兴了,哈哈┅┅。”顿了一顿,那个‘我’又道∶“你知不知道神魔一体对於我来说那是多麽的悲哀吗,作为一个神,你成天主导著身体,而我只能悄悄的躺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说起力量我一点也不逊色於你,而你竟然还不知道有我的存在,这对於我来说公平吗。”“那你现在为什麽要出来?”那个‘我’突然怒道∶“你以为我想出来呀,如有可能我才不愿跟你呆在一起,你知不知道在这个身体内其实有三个灵魂,三个灵魂相融在一起才是一个真正完整的元神,除开你我之外还有一个主魂,而主魂才是这个身体的真正拥有者,当你和主魂融合了之後,主魂便充分体现出一个神的特性,而当主魂与我融合之後,主魂便会体现出一个魔的特性,要知道我们三个本来就是一个元神,如果说你消亡了,我也将不复存在,当然主魂也会永远的消失,因此我们三个谁都不能出现一丝的问题,作为一个神,现在你的力量已经被封了,在现在这个生死关头难道说你还要死守住身体不让出来吗,现在只有我能够救你,当然,这也是救我自己,否则我才懒得理你。”见我呆呆的没有反应,那个‘我’不由得急道∶“时间不多了,你现在再不交出身体让我和主魂融合,那我们真的要一起完蛋了。”恍然之间,我忽然又见到了一个自己,但听得这个新出现的‘我’一脸严正的向另外一个‘我’道∶“我现在已经让出了身体,不过我可要警告你,凡事不要太过份,你如果要是做出什麽人神共愤的事情来,我虽然不能把你怎麽样,但是想办法让自己永远的消亡我想我还是有办法的,对於一体的我们来说,我想这会有什麽样的一种结果也不用我多说了,所以,当你和主魂融合之後,你还是好自为之吧。”另一个‘我’脸上明显有些微的怒意∶“照你这麽说,你是在威胁的了,别忘了我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的,要知道作为一个神你怕杀人,可是我却没有这种顾忌,所以你那一套对我没用。”┅┅刹那之间,我醒了过来,刚才的那一幕历历在目,难道说那就是我的深层识海。忽然,我感到心中一阵悸动,这是危险的感觉,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利剑也然刺到了我咽喉不满三寸之处,感受到突然而来的危险,我体内忽然升起一股热力,随著热力的走遍全身,刹时之间,我全身力量尽复。随著我手的挥动,只见一道淡淡的青芒随著我手挥动的方向渐渐的消失,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把精钢所制的利剑在那青芒的撞击下竟然如同一块在烈火中的薄冰一样,在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看著花蝴蝶一脸的惊恐的神色,我从地上从容的站了起来,一脸冰冷的道∶“花蝴蝶是吧,给我一个理由,为什麽要杀我?”┅┅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花蝴蝶只是呆呆的站在一旁,一脸惊恐的看著我。“好!你既然说不出杀我的理由,那我告诉你我要杀你的理由,首先,你无缘无故的就要对我下毒手,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当然,这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其次,如果有你这种人存在,那这世上岂非好姑娘都要尽被你所毁,所以,你这种人本来就应死,不过,这条罪状对於我要杀你的理由来说,是可有可无,我只是顺带的提出来一下而已,也好让你死得安心些。”花蝴蝶突然反应过来,膝盖一曲便跪在地上求饶到∶“大侠饶命啦,小的有理由,小的有理由的,这间房间本来是小的的卧室,因忽然见到有生人在这里面,小的见大侠你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问你的话你也没有答应我,所以小的只是想试试大侠是不是被人点了穴道,不过苍天可鉴,小的真的没有杀你的意思啊。”“哼!原来这里还是供你淫乐的地方,不过这样你更该死,一个大男人,布置的卧室就像一个女人的房间一样,你这种人我看到我就讨厌,索性现在就杀了你图个眼净。”正在这时,门外一阵敲门声传来,但听见一个沙哑的声音道∶“花大爷请开开门,我家樊爷叫小的将这些姑娘全给送了过来,好让花大爷能够尽情的挑选。”看著我没有任何的反应,花蝴蝶跪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我冷冷的哼了一声道∶“难不成要我去开门吗?”花蝴蝶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战,慌忙应道∶“是,是,小的,小的这就去开门。”轻轻的擦拭了一下脸上的冷汗,花蝴蝶出得门去战战兢兢的将外边的门打开。首先只见一个师爷模样的人从门外进来,随後便跟著进来了十二三个被搏住手的年青的女子,而在这些女子身後还有一个拿著皮鞭的壮汉,想来这就是押送之人了。“过来过来,姑娘们好好的给我站好,让花大爷好好的看一下你们。”在那师爷模样的人指挥下,那些女子顿时一字排开,将花蝴蝶给围在中间。看得出来那些女子非常的害怕那个师爷,想来被带上山来之後一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不过这些女子中间倒还是有几个颇具姿色的,而其她的女子却也是不算难看,被这些年青女子围在中间,花蝴蝶似乎却没有任何的兴致,只是一脸惊惧的看著站在门口的我。看著花蝴蝶的异常反应,那个师爷这才发现这屋内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个外人,皱了皱眉,那个师爷立即向我问道∶“你是什麽人,为什麽会在断龙山之上,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我们血煞之中好像没有你这号人物。”我冷哼了一声,道∶“血煞是什麽东西,也配和我相提并论。”听到我的话,那师爷愣了一愣,想来是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说出这一番话来,顿了一顿,那师爷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大怒道∶“岂有此理,竟敢在这断龙山上如此的大言不惭,我看你真是活腻了,在这血煞的地盘上竟连双绝老儿都不敢如此自大,你是个什麽东西┅┅。”我心中忽然一阵烦躁,真是懒得和这些人费话,浪费我的精神,看著那师爷我忽然双眼一瞪,刹时之间,只见我的双目中寒光暴射,一道奇寒的能量汹涌澎湃的向那师爷无形的涌去。还未来得及说出下一句话,那师爷便在我那奇寒能量的侵袭之下全身顿时血脉冻结,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咕咚”一声便倒在地上当场毙命。

  原标题:美国示威者持枪进入州议会抗议延长“居家令” 官员吓得穿上防弹衣 来源:央视网

,,ag捕鱼游戏网站
0